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纳粹奥运会:1936 年柏林
语文: English 简体中文 Español عربي 介绍 目录
犹太裔运动员 -- 格里克曼 及 史托勒
比赛中出现了一项颇有争议的变动,那就是让马提•格里克曼 (Marty Glickman) 和山姆•史托勒 (Sam Stoller) 这两名美国犹太裔运动员退出比赛。这两人一直在为参加 4x100 米接力赛而接受训练,但比赛前一天,他们被该队跑得最快的两名短跑运动员杰西•欧文斯 (Jesse Owens) 和拉尔夫•梅特卡夫 (Ralph Metcalfe) 取代了。这个变动有种种理由。教练声称,他们需要速度最快的赛跑运动员来赢得这场比赛。据格里克曼说,教练 Dean Cromwell 和布伦戴奇 (Avery Brundage) 是出于反犹太主义的动机,希望避免希特勒看到两名美国犹太人站在颁奖台上的尴尬场面。史托勒相信这并非反犹太主义在作怪,但这个 21 岁的年轻人在他的日记中把此事描述为一生“最耻辱的经历”。

这张照片拍摄于 1936 年 8 月 9 日,照片上是美国 4x100 米接力赛的队员。他们以 39.8 秒的成绩打破了保持 20 年之久的世界纪录。从左到右依次为:杰西•欧文斯 (Jesse Owens)、拉尔夫•梅特卡夫 (Ralph Metcalfe)、Foy Draper 和 Frank Wykof。Draper 和 Wyckoff 曾在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接受 Dean Cromwell 的训练,这导致一些观察家认为选拔运动员时会有所偏袒。史托勒表示赞同。他曾在柏林热身赛中击败了 Draper。
这张照片拍摄于 1936 年 8 月 9 日,照片上是美国 4x100 米接力赛的队员。他们以 39.8 秒的成绩打破了保持 20 年之久的世界纪录。从左到右依次为:杰西•欧文斯 (Jesse Owens)、拉尔夫•梅特卡夫 (Ralph Metcalfe)、Foy Draper 和 Frank Wykof。Draper 和 Wyckoff 曾在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接受 Dean Cromwell 的训练,这导致一些观察家认为选拔运动员时会有所偏袒。史托勒表示赞同。他曾在柏林热身赛中击败了 Draper。
—USHMM #14545A/UPI/Bettmann/CORBIS
照片显示格里克曼(左)和史托勒登上曼哈顿号轮船,前往柏林。拍摄于 1936 年 7 月。
照片显示格里克曼(左)和史托勒登上曼哈顿号轮船,前往柏林。拍摄于 1936 年 7 月。
—USHMM #21725/Courtesy of Marty Glickman
 
请听马提•格里克曼讲述他的个人经历

Loading ...
谈话内容:

如今现代奥运会即将迎来 100 周年,在它的历史上,美国从来没有哪位合格的田径选手未能参加奥运会,除了我和 Sam Stoller 之外 - 1936 年美国队仅有的两名犹太人。

我一直清楚自己是犹太人,几乎在任何情况下,我始终明白这一点。即使在高中的比赛中,当然还有在大学和奥林匹克队的比赛中,我都想证明犹太人不比任何其他人差,甚至能做的更好,无论他们的种族、信仰或肤色如何。

奥林匹克体育场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地方,尤其是当 120,000 名坐满观众席的时候。当希特勒步入体育场时,大家纷纷起身,同时你会听到大家齐声高喊“胜利,胜利!”,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整个体育场。

每个人看来都像穿了制服一样。到处都充斥着纳粹党的标语和旗帜。纳粹党无处不在。几乎每两面旗帜上,就会发现一个纳粹标志。但那时是 1936 年,当时我们还没有真正了解到纳粹标志意味着什么。

德国掀起了反犹太主义。我很清楚。而且,美国也出现了反犹太主义。我还知道,纽约市某些地方不欢迎我。例如,当你走进旅馆,在登记柜台你会看到一个小标示牌,上面写着“限制住客”,就是说不允许犹太人或黑人入住。

我要参加的 400 米接力赛是田径项目的最后一项比赛。参加预赛的那天早上,我们被召集起来开会,在场的有 7 位短跑运动员以及助理田径教练 Dean Cromwell 和田径主教练 Lawson Robertson。Robertson 向我们 7 个人宣布,他听说人们盛传德国保留了他们最好的短跑运动员,把他们藏了起来,以便在 400 米接力赛中力挫美国队。因此,山姆·史托勒 (Sam Stoller) 和我被杰西·欧文斯 (Jesse Owens) 及拉尔夫·梅特卡夫 (Ralph Metcalfe) 取代了。

我们倍感震惊。山姆完全惊呆了。会上,他一言不发。我当时 18 岁,还是个毛头小伙,我说道,“教练,您不可能把世界级的短跑运动员藏起来。”这时,杰西也大声说道,“教练,我已经赢了三块金牌(100 米、200 米和跳远)。我累了,而且,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让马提和山姆去跑吧,他们一定行,”杰西说。Cromwell 把手指指向他,说“按照我说的做。”那段时间,黑人运动员必须按照指示去做,因此从那以后,杰西也变得很沉默。

第二天观看决赛,我看到梅特卡夫来到非终点直道,冲过赛跑运动员身旁,他跑的是第二棒,而(我当时想)“那个位置本应是我的。那应该是我的,应该是我在那里。”我时年 18 岁,刚读完大学一年级,我发誓 1940 年奥运会一定要赢得所有比赛。我要赢得 100 米、200 米,我还要跑接力赛。1940 年,我会是 22 岁。我知道,我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4 年以后我还会再次站在那里。当然,1940 年奥运会没有来到,战争爆发了,1944 年奥运会也没有来。

谈话内容:

如今现代奥运会即将迎来 100 周年,在它的历史上,美国从来没有哪位合格的田径选手未能参加奥运会,除了我和 Sam Stoller 之外 - 1936 年美国队仅有的两名犹太人。

我一直清楚自己是犹太人,几乎在任何情况下,我始终明白这一点。即使在高中的比赛中,当然还有在大学和奥林匹克队的比赛中,我都想证明犹太人不比任何其他人差,甚至能做的更好,无论他们的种族、信仰或肤色如何。

奥林匹克体育场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地方,尤其是当 120,000 名坐满观众席的时候。当希特勒步入体育场时,大家纷纷起身,同时你会听到大家齐声高喊“胜利,胜利!”,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整个体育场。

每个人看来都像穿了制服一样。到处都充斥着纳粹党的标语和旗帜。纳粹党无处不在。几乎每两面旗帜上,就会发现一个纳粹标志。但那时是 1936 年,当时我们还没有真正了解到纳粹标志意味着什么。

德国掀起了反犹太主义。我很清楚。而且,美国也出现了反犹太主义。我还知道,纽约市某些地方不欢迎我。例如,当你走进旅馆,在登记柜台你会看到一个小标示牌,上面写着“限制住客”,就是说不允许犹太人或黑人入住。

我要参加的 400 米接力赛是田径项目的最后一项比赛。参加预赛的那天早上,我们被召集起来开会,在场的有 7 位短跑运动员以及助理田径教练 Dean Cromwell 和田径主教练 Lawson Robertson。Robertson 向我们 7 个人宣布,他听说人们盛传德国保留了他们最好的短跑运动员,把他们藏了起来,以便在 400 米接力赛中力挫美国队。因此,山姆·史托勒 (Sam Stoller) 和我被杰西·欧文斯 (Jesse Owens) 及拉尔夫·梅特卡夫 (Ralph Metcalfe) 取代了。

我们倍感震惊。山姆完全惊呆了。会上,他一言不发。我当时 18 岁,还是个毛头小伙,我说道,“教练,您不可能把世界级的短跑运动员藏起来。”这时,杰西也大声说道,“教练,我已经赢了三块金牌(100 米、200 米和跳远)。我累了,而且,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让马提和山姆去跑吧,他们一定行,”杰西说。Cromwell 把手指指向他,说“按照我说的做。”那段时间,黑人运动员必须按照指示去做,因此从那以后,杰西也变得很沉默。

第二天观看决赛,我看到梅特卡夫来到非终点直道,冲过赛跑运动员身旁,他跑的是第二棒,而(我当时想)“那个位置本应是我的。那应该是我的,应该是我在那里。”我时年 18 岁,刚读完大学一年级,我发誓 1940 年奥运会一定要赢得所有比赛。我要赢得 100 米、200 米,我还要跑接力赛。1940 年,我会是 22 岁。我知道,我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4 年以后我还会再次站在那里。当然,1940 年奥运会没有来到,战争爆发了,1944 年奥运会也没有来。

The Museum’s exhibitions are supported by the Lester Robbins and Sheila Johnson Robbins Traveling and Special Exhibitions Fund, established in 1990.

Thank you for visiting the 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website.
Please take 3 minutes to answer a few short questions about your experience using the website today.

TAKE SURVEY
(Survey opens in new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