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纳粹奥运会:1936 年柏林
语文: English 简体中文 Español عربي 介绍 目录
驱逐犹太人
希特勒掌权后不久,纳粹便开始将犹太人逐出体育运动和娱乐场所。

被德国体育俱乐部逐出的犹太裔运动员成群地涌入不同的犹太联合会,但是他们的体育设施无法与拥有充裕资金的德国体育俱乐部相比。格莱特•伯格曼 (Gretel Bergmann) 是一名世界级跳高运动员,在 1933 年被德国乌尔姆 (Ulm) 体育俱乐部除名。之后,她暂时在 Der Schild(盾牌)俱乐部斯图加特 (Stuttgart) 分部受训,该俱乐部是一个由犹太退伍军人联合会 (Jewish Association of War Veterans) 筹资组建的体育协会。


伯格曼(前身着黑衬衣者)与犹太体育俱乐部的其他成员准备将原来的一块土豆田改建为手球场。拍摄于 1933 年
伯格曼(前身着黑衬衣者)与犹太体育俱乐部的其他成员准备将原来的一块土豆田改建为手球场。拍摄于 1933 年
—USHMM #14909/Courtesy of Margaret (Gretel Bergmann) Lambert
1935 年为犹太运动员建立的“奥林匹克训练班”只是纳粹虚假行径的一部分,试图转移国际社会对德国歧视犹太运动员的批评。这张照片显示了参加者在埃特林根 (Ettlingen) 训练的情景。在埃特林根训练班学习或参加任何其他训练课程的犹太运动员都未能参加奥运会。 这是 1935 年埃特林根训练班学员的合影,格莱特•伯格曼 (Gretel Bergmann) 位于前排。
1935 年为犹太运动员建立的“奥林匹克训练班”只是纳粹虚假行径的一部分,试图转移国际社会对德国歧视犹太运动员的批评。这张照片显示了参加者在埃特林根 (Ettlingen) 训练的情景。在埃特林根训练班学习或参加任何其他训练课程的犹太运动员都未能参加奥运会。 这是 1935 年埃特林根训练班学员的合影,格莱特•伯格曼 (Gretel Bergmann) 位于前排。
—USHMM #15210/Courtesy of Dr. George Eisen
 
请听格莱特•伯格曼 (Gretel Bergmann) 讲述她的个人经历

Loading ...
谈话内容:

即使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我也是一个输家。但是如果我赢了,这对德国纳粹精神来说会是一种莫大的侮辱,“犹太人凭什么好到居然能在奥运会上获胜?”- 我敢肯定,我会为此一生担心受怕。如果我输了,我就会沦为他们的笑柄,“看吧,我们就知道犹太人不行。”这些年来,这种情形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是我们班唯一的犹太人,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感到任何不快。你并不认为自己是犹太人,而是把自己当成德国人。我的父亲曾教导我们,“做一个正直的人。那应该是你们的信仰。” 他恪守这句话,而我们也是如此。

我滑雪、滑冰、游泳。甚至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任何事情。我打网球,打乒乒球。我觉得我对运动是如此着了魔。

1933 年春, 就在我要过生日的时候,我收到体育俱乐部的一封来信,这是一个令人不快的生日礼物:“这里不再欢迎你,因为你是犹太人。希特勒万岁!”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他们就这么把我赶出了俱乐部,而我的运动生涯也就此终结了。

你受到排挤,完全被所有德国民众生活排除在外。你被禁止出入所有公共场所。没有剧院,没有饭店,没有游泳池。你不能去任何地方,不能与任何非犹太人交往。而犹太社团以我为骄傲,不久就有传闻说,有一个犹太女孩可能会参加奥运会。

我应该会成为德国奥运代表队的队员,有一点我不明白,而且很长时间都弄不明白。我将参加奥运代表队的唯一原因就是,由于纳粹歧视犹太人,因此美国、英国、法国及其他许多国家扬言不参加 1936 年奥运会。

在某种程度上,我希望加入奥运代表队,因为参加奥运会是毕生难得一次的激动人心时刻。它并不是人人都有幸参加的。你必须非常优秀才有资格参加。另一方面,我也非常担心,假如我应允参加比赛,假如我赢了 - 而且我确信我会赢得一块奖牌,或许是金牌,假如我做到了这一切,我该怎么办?我将站在领奖台上,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大喊“希特勒万岁!”?我的意思是,一个犹太女孩永远都不会这么做。

他们不会让我参加德国国家锦标赛,他们会说,“哦,她没有资格参赛,因为她不是德国田径协会的会员。”可是我为什么不是会员呢?因为我是犹太人。将要参加奥运会的非犹太女孩有她们自己的比赛,而我却不被允许参加。当我能够参赛时,我想,当然三年里我只参加了三次比赛,我却一直胜过她们。

那届奥运会跳高比赛的获胜成绩是 5 英尺 3 英寸,而我早在四周前就已经达到这个高度了。

谈话内容:

即使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我也是一个输家。但是如果我赢了,这对德国纳粹精神来说会是一种莫大的侮辱,“犹太人凭什么好到居然能在奥运会上获胜?”- 我敢肯定,我会为此一生担心受怕。如果我输了,我就会沦为他们的笑柄,“看吧,我们就知道犹太人不行。”这些年来,这种情形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是我们班唯一的犹太人,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感到任何不快。你并不认为自己是犹太人,而是把自己当成德国人。我的父亲曾教导我们,“做一个正直的人。那应该是你们的信仰。” 他恪守这句话,而我们也是如此。

我滑雪、滑冰、游泳。甚至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任何事情。我打网球,打乒乒球。我觉得我对运动是如此着了魔。

1933 年春, 就在我要过生日的时候,我收到体育俱乐部的一封来信,这是一个令人不快的生日礼物:“这里不再欢迎你,因为你是犹太人。希特勒万岁!”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他们就这么把我赶出了俱乐部,而我的运动生涯也就此终结了。

你受到排挤,完全被所有德国民众生活排除在外。你被禁止出入所有公共场所。没有剧院,没有饭店,没有游泳池。你不能去任何地方,不能与任何非犹太人交往。而犹太社团以我为骄傲,不久就有传闻说,有一个犹太女孩可能会参加奥运会。

我应该会成为德国奥运代表队的队员,有一点我不明白,而且很长时间都弄不明白。我将参加奥运代表队的唯一原因就是,由于纳粹歧视犹太人,因此美国、英国、法国及其他许多国家扬言不参加 1936 年奥运会。

在某种程度上,我希望加入奥运代表队,因为参加奥运会是毕生难得一次的激动人心时刻。它并不是人人都有幸参加的。你必须非常优秀才有资格参加。另一方面,我也非常担心,假如我应允参加比赛,假如我赢了 - 而且我确信我会赢得一块奖牌,或许是金牌,假如我做到了这一切,我该怎么办?我将站在领奖台上,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大喊“希特勒万岁!”?我的意思是,一个犹太女孩永远都不会这么做。

他们不会让我参加德国国家锦标赛,他们会说,“哦,她没有资格参赛,因为她不是德国田径协会的会员。”可是我为什么不是会员呢?因为我是犹太人。将要参加奥运会的非犹太女孩有她们自己的比赛,而我却不被允许参加。当我能够参赛时,我想,当然三年里我只参加了三次比赛,我却一直胜过她们。

那届奥运会跳高比赛的获胜成绩是 5 英尺 3 英寸,而我早在四周前就已经达到这个高度了。

The Museum’s exhibitions are supported by the Lester Robbins and Sheila Johnson Robbins Traveling and Special Exhibitions Fund, established in 1990.

x

Help Us Fight Hate

When Nazi symbols are openly used to promote hate, that’s a warning to all of us. Knowledge is power—donate today to fight back.